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创业服务吴长江:8年演绎照明行业龙头传奇

吴长江:8年演绎照明行业龙头传奇

"“创世界品牌,争行业第一!”8年前,吴长江在企业开业典礼上大放此言时,所有的人—包括他的两个合伙人,都认为他绝对是在“吹牛”!因为,那时的雷士,厂房是租的,人员是新的,账上的钱“连开条生产线都不够”。 今天,占地20万平方米的雷士照明工业园区拔地而起,重庆万州工业园今年3月投产,山东临沂生产基地也即将竣工。2007年,雷士照明的产值绝对会超过20亿元,成为照明行业名符其实的“龙头老大”。 实现这一切,雷士照明仅仅用了8年时间!这,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。 南下打工悟出“老板定律” 1965年,吴长江出生在重庆铜梁的一个矿工家庭。在他的记忆中,整个小学,都是光着脚上学,但常常给父母拿回来的是满分的试卷。 高中毕业后,吴长江考入西北工业大学,学的是飞机制造。毕业后进入陕西汉中一家国防“三线厂”。1992年,吴长江怀揣“老板梦”南下,来到广东番禺,进 入一家港资灯饰企业。每天,目睹老板赚钱如机器,他开始了第一次关于命运的思考:别人能做老板而我不能?在一个小小的笔记本上,他一条一条地总结出“老板 定律”:第一,老板都能吃苦;第二,老板胆子都比较大,敢冒险;第三,老板都有商业直觉,善于把握机会…… 一年之后,吴长江的存折上有了1.5万元。此时,他突然发现,笔记本上记下的“老板定律“自己条条都具备,“还有一点是他们不具备的,就是我比他们读的书多”。 “对于创业者来说,钱并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你具不具备创业者的素质。”若干年后,吴长江回忆最初的创业时说。 1994年,总资本才10万元、总股东七八人的惠州明辉电器公司成立了。 “第一张订单是一个香港老板的两万只变压器,要求两周内交货。熟悉这行的人都知道,开模具就要1个月,但我毫不犹豫地接了下来,全公司人像疯了一样没日没夜干了十多天,最终如期交货,一口气赚了20多万元。”吴长江回忆当时的干劲,仍然像孩子一样激动。 然而不到一年,企业出现了内讧,公司最后被卖掉,每个股东分了一笔钱就散伙了。吴长江又成了打工仔——被一家灯饰企业聘为经理。 这是一家为跨国企业做贴牌的企业,可吴长江并不满足这种受制于人的“简单劳动”,他建议老板自创品牌做内地市场,可老板却很满足于现状:内地市场混乱无序,倒不如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,安稳! 吴长江转身出门——他就是一个这样不安分守己的人。 再次创业放言要做“行业第一” 1998年年底,吴长江联合两个高中同学凑了100万元,成立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。当时,珠三角区照明企业至少有3000家,没有人注意到雷士的存在。 吴长江却是信心十足,甚至近乎偏执。他的一位大学里的好友告诉记者,吴长江有一种“不成功便成仁”和“不服输”的执着劲儿。在学校里,一个同学教他画画,到最后,吴长江在画展上获了一等奖,他的“才师”却只获得了三等奖。 雷士一起步就按照国际品牌操作。2000年,雷士刚刚步入市场,就出现了一次质量事故,吴长江便决定全部“召回”。这一次,雷士直接损失达100多万元,但却赢得了市场信誉。当年年底,雷士的销售额就达到了7000万元。 吴长江又开始不安分了。他决定在行业内第一个推行专卖店模式。“雷士刚起步,产品连半壁墙壁都摆不满,开什么专卖店?”很多人不理解。 2000年7月,第一家专卖店在沈阳开张。其实,说是专卖,不过是在店门上挂块牌子,店内划出一块区域做雷士专柜而已。如果有人愿意做,雷士就贴钱给经销商。 一年之后,专卖店发展到20多家,他们反映:“挂了牌子的店,要比不挂的好卖得多。”其间,有一些经销商甚至跑到了雷士总部,领了块牌子高高兴兴地回去了。 高层地震经销商“倒戈”留下吴长江 2005年,雷士在市场上迅猛崛起之时,企业内部却经历了一场大多数民营企业所共同经历的“地震”。 3个股东之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。其他两个股东认为,前几年一直在投入,现在赚钱了应该分红;而吴长江认为,企业做得还不够大,赚来的钱应再投入! 双方互不让步,股东之间最后摊牌!投票的结果是,两票赞成,一票反对,吴长江出局!他被要求领走8000万元后彻底退出雷士。 8000万!对于吴长江来说,这不过是个数字。更让他心痛不已的是,他将离开一手打造的雷士。 然而,就在退出协议签订后的第3天,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。吴长江刚离开惠州,就接到了一位供应商的电话,要他赶紧回公司。 一到惠州,他就被直接带到了大会议厅,其他两个股东被围在中间。全国各地200多个供应商和经销商,还有公司的中高层干部,黑压压地挤满了屋子。现场还扯起了“雷士战略研讨会”的横幅。 供应商和经销商给3个股东每人搬了一个凳子,让他们坐在主席台的对面,就像在接受审判似的。 吉林有一位经销商流着泪说:“我在雷士身上倾注这么多年的心血,不能因为你们几个人意见的分歧,把这个牌子给整倒了!”供应商何险峰投在雷士上的资金就有1300万元,“如果雷士一下子瘫痪的话,我就要从头来了。” 最终大家决定举手表决,结果是全票通过吴长江留下,另两个股东表示退出。 由供应商、经销商““倒戈”,主宰一个企业高层人事变动,开创企业发展史上的一个先河。“雷士没有吴长江是不行的,就像一个人没有灵魂一样,他就是这个企业的精神领袖。”何险峰认为。 吴长江留下了,可他必须支付另两个股东总计1.6亿人民币的股权转让金。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,吴长江必须在一个月之内首先给每人支付5000万总共1亿元 的资金,而余款也必须在半年内全部交完。两天后,律师又给吴长江拿来了一份补充协议,如果不能按期支付,会拍卖他的股份和品牌。 当年的爱多DVD,就是因为股权风波,被抽走了5000万元资金,企业倒下了。吴长江能否挺过这一关? 渡尽劫波梦想实现就在眼前 吴长江患难的消息迅速在圈内传播,竟然有人几百万元的借给吴长江,欠条都不要打,一位第一次见面的朋友也慷慨地借给了他2000万元。吴长江回到公司,看到企业员工拿来的房产证和现金“堆在桌子上足有半人高”,感动地哭了。 吴长江如期支付了两位股东的资金,虽然企业元气大伤,但是反倒迎来了最辉煌的增长,2006年雷士销售做到了近15亿元,成了业内当之无愧的“龙头老大”。 也就是在这一年,雷士在惠州建立了工业园区,并在山东临沂、重庆万州斥资数亿元,打造华北、西南地区最大的照明基地。针对研发不足的弱点,又一举收购了世代照明。 此后不久,软银风险投资进入雷士,不仅解决了资金瓶颈,还带来了严格的管理制度、财务制度。 2007年8月1日,雷士与GE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,雷士作为GE公司的中国市场战略合作伙伴,通过雷士渠道销售GE光源和镇流器产品,而雷士将通过GE公司,搭建了通向世界的舞台。 "